当前位置:主页 > 案例分析 >

毕竟有房产证抵押在手里

   起初,王兰花对记者表示,她自己也将信将疑,但是,中安民生业务员的“循循善诱”,让她也动了心,毕竟可以让自己的老年生活得到极大的改善。
  出于好奇心,进一步了解后,王兰花愿意拿出自己的房本,开始了与中安民生的合作。王兰花对记者表示,不曾想,与中安民生合作让自己陷入到一场与个人发生的贷款纠纷中。
  起初,王兰花称,中安民生的业务员先对她的房子进行估值约330万,然后带着她一起在北京市房管局将自己的房本办理了抵押给个人朱玉(化名),并与朱玉签署了一份儿合计300万贷款合同,借款利息为月息2%,年化24%。
  在办理借贷合同的同时,与中安民生也签署了“资产养老服务产品”合同,将自己与朱玉的300万借款直接购买了中安民生旗下产品为一款叫“月月薪”的产品。据合同介绍,“月月薪”的资产养老时间分一年期,二年期和三年期,一年期的预期年化收益率为5%,每个月她可以收到12500元。
  虽然,王兰花与朱玉的借款合同中明确规定,每个月由王兰花偿还朱玉贷款利息。但是,中安民生同时与王兰花签署了一个协议,协议中规定:“乙方按照《借款合同》每月应向资金出借方支付的借款本息,均由甲方代乙方向资金出借方支付,乙方无需以自有资金向资金出借方还本付乙方与资金出借方之间的《借款合同》作为本协议附件,甲方应按照《借款合同》规定的时间、金额及方式代乙方履行还款义务。” 据天眼查查询,中安民生是一家专注于养老产业发展与服务的专业性平台式企业,法定代表人为李佳豪,也是实际控制人。
  而“以房养老”,顾名思义,是一款将住房抵押给保险公司以换取养老金的保险产品,其本质目的是为了补充国内养老体系。而为何王兰花与中安民生签署了“以房养老”的合同,却收不到“养老金”了呢?又为何会有出借方来催还款呢?该“以房养老”的项目有哪些不同?
  透过层层迷雾,记者发现,王兰花与中安民生签署的“以房养老”合同,似乎包含了“三角”、甚至“四角”之间的相关关系人,而并非传统意义的“以房养老”。记者采访包括老人王兰花在内的多位老人时发现,他们对合同中很多条款并不知情,但均遇到了相同情况,一方面收不到“养老金”,另一方面遭遇出借方来催还款,均无可奈何。
  “以房养老”梦碎
  “本想‘以房养老’,每个月按时收到‘养老金’改善生活,而目前自己的房子也有可能不保被拍卖,担心自己无家可归。”王兰花对记者称。她的故事要追溯到2018年上半年。
  王兰花对记者表示,2018年6月,中安民生的业务员在小区中散发关于提供老年人养老服务的传单,出于想改善养老生活的好奇心,便开始了解中安民生的服务。逐渐的,王兰花称,她被业务员多次邀请到公司中参与宣讲听课,慢慢开始了解了“以房养老”这个概念。
  对于中安民生的业务员所介绍的“以房养老”模式究竟是如何运转的呢,王兰花对记者称,中安民生的业务员对她承诺,自己所持有房子的房本放在家里闲置不会产生价值,但是,如果将房本拿出来办理抵押,便可以每个月收取“养老金”,而且,6个月后可以随时办理解押,期间不需要自己承担其他的代价。
  
  也就是说王兰花与朱玉的贷款不需要自己偿还,中安民生承诺代为偿还。该协议盖章为北京中安民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记者经天眼查获悉,该公司也是李佳豪占比96%控股的子公司。但是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1月8日,北京中安民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朝阳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信息,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此外,有迹可循的是,中安民生曾出现在媒体2018年10月的一篇《“以房养老”的骗局”》公开报道中,文章称,“从2014年开始,一家名为中安民生的公司进入北京多个社区开办讲座,向老人们宣传‘以房养老’项目。被诈骗的老人中大部分都是经由中安民生公司转介而来。2014年年底,该公司已经掌握了许多老人客户,但“以房养老”项目并未申请下来。从2015年1月开始到年底,一共17位老人落入圈套。”
  事实上,“正因为无需自己偿还贷款,才愿意与中安民生合作的。”王兰花对记者表示,虽然,房本抵押给了个人,并签署了一份儿贷款合同,王兰花称,中安民生的业务员告诉她,让他不用担心,根据合同规定,6个月后想办理解押拿回房本,也将由中安民生代为偿还朱玉的借款。
  在领取“养老金”的几个月中,王兰花表示,中安民生组织团队一起去扬州、杭州等地方旅游,让她觉得生活质量确实得到了改善,而她自己也越来越信任中安民生。
  然而,好景不长,起初几个月王兰花称她还能收到利息。但是,到了2019年1月起,她的银行卡上就再也没有收到中安民生的“养老金”了。紧接着,朱玉也没收到利息。
  不仅收不到“养老金”,中安民生也不能代为偿还自己与朱玉的借款。而目前朱玉一直在催自己还款并付息,如果不偿还贷款,便要将自己的房子拍卖。
  记者从北京市海淀区中安民生一站式服务大厅获悉,多位老人的遭遇均与王兰花类似,与中安民生签署了相同的“资产养老服务产品”合同。但是,目前不仅“以房养老”梦碎,还面临着自己的房子被强制拍卖。
  “出借人催款”
  “3月22日该给出资方交钱了,我现在都急疯了,吃不下,睡不着。出借方一个电话打过来要还钱,听了都心跳加快......”3月12日,王兰花对记者表示。
  据记者了解,不仅王兰花所对应的出借方朱玉在催还款,有多位出借人均与中安民生介绍的老年人签署了贷款合同,因为中安民生不能履行代偿的责任,目前多位出借人均在着急催老年人还款。
  “目前,我只想拿回自己借出去的钱,甚至利息都可以不要。”多位出借人对记者表示。
  而据记者深入了解,在朱玉等出借人的背后,隐藏了一个更深次的房地产的生意链条,通过千丝万缕的联系,众多出借人与中安民生找来的老年人发生了借贷关系。
  据记者采访包括钟刚(化名)、柳翠(化名)、王红(化名)等多名出借人后发现,他们均在一款叫美房网的APP上面获取了房屋抵押的借款信息,而且他们都是美房网的会员,每年会员费是1000元。
  记者查询一则美房网的APP上借款信息后发现,其中明确指出“房子会在不动产登记中心办理抵押登记手续,手续做在出资人名下,在俱乐部签署律师鉴定的借款协议、房屋买卖合同、房屋租赁合同、房屋抵押合同。到期后归还本金解除房产抵押和和租赁协议。如房主不打利息或者到期不归还本金,可凭借款协议和抵押他项权证在法院拍卖偿还,凭租赁协议直接清房。”
  多位出借人也对记者表示,自己通过在美房网报名愿意出借资金后,会有另外的中介与他们联系,并向他们称,只要合同到期,如果房主不还款,就可以拍卖房产。
  多位出借人对记者称,虽然也有点怀疑,但是毕竟有房产证抵押在手里,而且月利息高达2%,相当于年化24%,时间期限为一年,也就在美房网的业务员介绍下,才与中安民生的老年人发生了借贷关系。而值得关注的是,多位出借人的利息并不是由老年人偿还,而是由撮合业务的中介偿还。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5-02  【打印此页】  【关闭